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军事频道 >> 军史 >> 军史回眸

抗战老兵陈德和:一包辣椒"炸弹"呛翻鬼子

2018-02-06 16:53    来源:江西日报    编辑:张璇

老兵陈德和

从上饶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记者来到广丰区沙田镇坞垄村,抗战老兵陈德和就住在村委会旁。问清记者来意后,耄耋老人顿时露出了笑容。

陈德和拿出自己在解放那年拍的一张照片,俊秀的脸庞,左胸前挂着三枚奖章,从左至右,“分别是解放上海、渡江战役、淮海战役中获得的”。89岁的他记忆清晰。没想到的是,老人最珍视的那枚奖章却不在这张照片中,那是陈德和的第一枚奖章,也是他在抗日战争中获得的唯一一枚。

“我是被国民党抓壮丁才去当的兵。”1944年,17岁的陈德和在自家田里被抓去参加国民党军。1945年5月,陈德和所在的国民党第28军第52师在与新四军的一场战斗中失败。与大部分战友一起,陈德和光荣地成为新四军叶飞所率部队的一员。同年10月,陈德和迎来了一生中与日军的首次交锋。

尽管早在8月日本就已宣布投降,但仍有少数日军负隅顽抗。“打了半个月,最后把日军包围在高邮城里,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城中被包围的敌军共3个团,而我方新四军拥有一个师的兵力。虽占据兵力优势,但新四军计划用最小的代价夺取胜利,决定趁夜色偷袭高邮城。晚上,班长命令陈德和率组员突击城墙上的日本守军。“我当时是一组的组长,组里有三个兵。班长问我能不能完成任务,我说‘一定完成任务!’”老人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夜色朦胧中,两丈多高的城墙上,两个日本哨兵一左一右正在巡逻。接近零点,在夜色的掩护下,陈德和借助云梯率先攀爬城楼。在即将攀上的一瞬间,日本哨兵突然撒下石灰,陈德和的双眼顿时疼痛难忍。“很难受,又不敢出声。”回忆到惊险处,老人不禁站起了身。陈德和很沉着,悄悄撤下,连忙到附近的河边清洗双眼。“当时离哨兵很近了,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酒味。”意外并没有挫败进攻,掌握情况的陈德和迅速调整了突击部署。两名组员先后爬上城墙,分别用刺刀手刃两个哨兵,陈德和与另一名组员随后拎着手榴弹上到城墙。发现有七八个日本兵在房间里赌博,陈德和在门口一连扔了几个手榴弹进去,“爆炸后,我们端着枪堵在门后,没死的就补一枪”。

收到陈德和的捷报后,新四军一个班的兵力迅速攀上城墙,由内打开城门,大部队一举攻进高邮城,睡梦中的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床上束手就擒。“几乎没遭到抵抗,天还没亮就结束了战斗,突击组零伤亡完成任务,我们四个人每人都记了一个二等功。”“这是我的第一枚奖章,可惜解放战争时到处辗转弄丢了。”老人自豪的言语中透出一丝遗憾。

1945年,芜湖,深秋萧瑟。新四军的一个连包围一处日军碉堡近一周。倚仗充足的弹药,碉堡内一个30多人的日军排负隅顽抗。“我们就挖地洞,一挖就是三夜。”为了不被敌人发现,陈德和所在的连队夜间挖掘地道20多米,直抵日军碉堡地下。打通口子的一瞬间,新四军战士将一大包事先准备好的干辣椒点燃扔进碉堡,“日本鬼子一个个被辣椒“炸弹”呛得举手跑出碉堡,哈哈!”

历经抗日战争的淬炼和洗礼,陈德和又随部队先后参加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历任班排长,并在解放战争中荣获三枚二等功奖章。如今,尽管奖章都已丢失,但战士光荣的一刻却永远定格在那张放大版的黑白相片中。回首往事,陈德和紧捏相片说:“到共产党的部队后,我才感到身心愉快、充满斗志,共产党的部队平等、不受压迫,老百姓对我们也是真好啊!”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百湖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百湖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大庆网、百湖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 时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