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军事频道 >> 军史 >> 军史回眸

透过“甲午战争”阴霾 黄海海战百年余痛的反思

2017-09-13 09:39    来源:中国网    编辑:石琳

9月17日,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1894年这天发生的黄海海战震惊中外,海战中,北洋水师4艘战舰沉没,600余名官兵阵亡。著名作家丁玲95岁高龄时留下墨迹:“不能忘了甲午海战”,如雷贯耳,振聋发聩。甲午给中华民族留下了太多的痛。

黄海海战,由于清廷腐败,战略思想失误,战争形势不清,海上指挥混乱,弹药严重不足,战前便隐存着许多失败因素。100多年后的今天,透过“甲午”阴霾,重新审视黄海海战,我们却也看到,将士们与敌血战到底的飒爽英姿,和为了保家卫国不惜牺牲的爱国精神。

保存主力,挫敌战役意图

评述战争,首先看其战争意图是否实现?当时日本舰队执行天皇诏书:“拓万里之波涛,布国威于四方”,企图通过“聚歼清军舰队于黄海”,达到征服中国的战略目的,把首要目标锁定在击沉北洋水师的主力“定远”、“镇远”号战列舰。

海战场上,水师官兵“头卷辫发,赤裸两臂,肤色淡黑的壮士一群群立于甲板炮前,等待厮杀”,日舰5艘主力舰集中围攻“定远”、“镇远”号,虽然中弹千百发,燃起熊熊大火,多处舱室进水,烈士血淌甲板,但官兵们搬开同伴的尸体,踩着战友的鲜血,不断用305毫米巨炮轰击敌舰,击伤日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的座舰“西京丸”号,迫使其挂出“我舵故障”的信号,在赶来参战的鱼雷艇攻击下,吓得桦山资纪闭上眼睛、口喊“完了,我事已毕!”可惜,鱼雷竟无爆炸,“西京丸”号侥幸免于葬身黄海,但狼狈地退出了战场。

“定远”、“镇远”2艘战列舰“愈战愈勇,始终不懈”,一直打到大战结束。北洋水师保存了主力舰,粉碎了日军“聚歼清军舰队于黄海”的战役目标,一定程度上挫了日军锐气,延缓了甲午战争的进程。

英勇奋战,迫敌旗舰撤离

海战中旗舰行动和指挥员作为也是评判战争的重要依据。黄海海战开局不久,北洋水师指挥丁汝昌被巨炮气浪掀翻在甲板上,朝服起火燃烧,重伤不能站立,双目不见景物,但坚持坐在炮弹如雨的甲板上指挥,以“激励将士,同心效命”。副帅、“定远”舰长刘步蟾临危受任,“代为督战,指挥进退”,“誓死抵御,不稍退避”,冲锋陷阵,力挽狂澜,旗舰帅旗始终飘扬在战火中,鼓舞官兵同仇敌忾、血战到底。

“定远”、“镇远”2舰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将2发305毫米的炮弹击中敌指挥舰“松岛”号,当场炸死28人,受伤68人。日本《日清战史》描述当时情景:“如百电千雷崩裂,发出凄惨绝寰之巨响。剧烈振荡,舰体倾斜,烈火焰焰焦天,白烟茫茫蔽海”;该舰丧失了作战能力,“陷于完全不可收拾状态”,被迫放弃指挥,挂起了“各舰自由行动”的信号旗,退出了战斗,联合舰队随之撤离战场,严重挫伤了日军士气。

除“松岛”号、“西京丸”号之外,日军巡洋舰“比睿”号、炮舰“赤城”号也在北洋水师的打击下被迫中途撤离战场。

追击敌舰,战舰从容返航

观察战斗如何结局是判断战斗胜败的因素之一。日舰指挥官慑于北洋水师英勇奋战,先行向南撤离战场,驶往大同江。“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平远”、“广丙”6艘战舰,在舰体重伤、弹药告罄的情况下,载着流淌着鲜血的烈士躯体,奋力追击逃遁的日舰十几海里,并击退了敌舰的反扑。但由于各舰伤情较重,航速受限,无力撵上敌舰。北洋水师6艘舰艇,面对硝烟散去的黄海,对空鸣炮、汽笛长鸣,转向西南方向返航。

我国近代著名思想家郑观应作诗:东沟海战天如墨,炮震烟迷船掀侧。致远鼓楫冲重围,万火丛中呼杀贼。勇哉壮节首捐躯,无愧同胞夸胆识。歌颂了北洋水师官兵在黄海海战中的爱国情操与战斗作风。

由此,无论从海战目的、战争进程和战斗结果分析,黄海海战中“中日双方打了一个难分胜败的结局”。英国人勃兰德在《李鸿章传》中写道:“如果这些大炮有适量的弹药及时供应,鸭绿江之役(黄海海战)很有可能中国方面获胜”。亲历黄海海战的外国人马吉芬以惋惜之情写道:“震撼东亚之中国舰队,今也已成过去。彼等将士忠勇,遭际不遇,一误于腐败政府,再腐于陆上官僚,与其所爱之舰,同散殉国之花。”是公道、客观的历史评述。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百湖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百湖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大庆网、百湖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 时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