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龙江新闻

62岁“抗癌斗士”孙建平重拾摄影梦:哪怕最后一刻也要定格生命的精彩

2019-07-15 09:13    来源:生活报    编辑:张璇

西藏“大北线”环境恶劣、人迹稀少。

孙建平

人群兴奋地围在北极点。

藏民

西藏风光

  62岁哈尔滨市民孙建平,是一名癌症患者。2005年查出肾癌后,他手术摘掉了一个肾。也是那次生病,让他对生命有了重新认识,并拾起了年轻时的爱好——摄影。

  这些年,他挎着相机走天下,6次到西藏采风,曾自驾穿越令人望而生畏的“大北线”;登南极去北极,登上了珠峰二号大本营;他还走进了非洲原始部落、战火纷飞的阿富汗和叙利亚……目前,孙建平已经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生命没有等出来的精彩,只有走出来的辉煌,”,孙建平说,他要用摄影来感受、描绘这个世界的多彩。

  患癌术后

  他重拾起摄影梦用相机记录独特风景

  孙建平生于1957年,有着他们那代人特有的经历。他16岁下乡,后来参军,再后来转业到了一家国企,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经商。孙建平说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他任何苦都能吃。

  2005年,身体一直很棒的孙建平突然感觉肚子经常疼,在朋友建议下去医院检查,发现竟然患了肾癌,而且一只肾出现了严重萎缩,已丧失功能。随后,医生为他做了大手术,摘掉了一个肾。

  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尚未成家立业的孩子。几个月前还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手术后却需要每天服用各种药物抗癌。病魔发作时,他头晕目眩,浑身乏力,虚汗淋漓……受不了这种心理上的落差,他患上了抑郁症。

  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他调整心态,重拾年轻时的爱好——摄影。“还是胶片时代,我就喜欢摄影,可那时经济条件不允许。后来经济条件好了,我又忙着做生意。这场大病,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我想用相机记录下每一个独特的风景。”孙建平说,迄今他已经走过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国内所有省份自然、人文方面有特色的地方,他也都花过时间和精力研究并前往拍摄。他说,他要让更多的人与他一起通过照片认识、感知这个世界。

  去西藏

  13天穿越令人望而生畏的“大北线”

  孙建平喜欢竞技、健身等富有挑战性的活动,因此他把摄影和挑战结合起来:登南极,去北极,潜入海底进行水中摄影……

  2010年,孙建平与两名车手自驾58天,行程2万多公里,走古丝绸之路,途经国内9个省、国外12个国家采风,最终到达德国汉堡。

  2011年,孙建平和几个伙伴开车去西藏,他们选择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大北线”,那里环境恶劣,人迹稀少。强烈的阳光、稀薄的空气、骤变的温差、干燥的气候……种种不适一齐向他们袭来。进藏不久,他的口腔就鼓起一个大泡,连吞咽东西都很困难,一直坚持到改则县才找到当地唯一一家医院就诊。医院还在烧牛粪,条件都不如内地的村卫生所。一位医生看了看他口中的泡,竟不敢下手。孙建平自己用消过毒的镊子将泡扎破,上了药,几天后总算能舒服地吃点儿东西了。而后不久,他们又遭遇了爆胎。由于经验不足,出发前新买的轮胎无论如何也安不上了,他们只能在人迹稀少的藏区四处寻找人家。走了一个小时才发现一个兵站。在战士们的帮助下,他们总算换上了轮胎。13天后,他们到达了阿里。大家喜极而泣,竟像孩子一样高兴得在草地上打起滚来!当天晚上,孙建平在自己的博客中写到:“男人哭吧不是罪,我想哭,那是因为我感到了幸福。我想哭,那是因为我亲身经历了神奇西藏的绚丽,收获了人生一段美好难忘的记忆。大风、暴雨、冰雹、大雪都不能阻挡我们战胜无人区的千难万险。我想哭,那是因为这次探险和西藏之行,我知道了人生要有坐标,要有灵魂,要追求向上的勇气……”

孙建平出版的摄影集。

阿富汗的吸毒者。

非洲原始部落。

非洲原始部落男子,几乎人人手中有枪。

阿富汗街头“荷枪实弹”的武装者。

  在非洲

  被困原始森林与部落强盗周旋

  刚接触摄影时,孙建平喜欢用长镜头拍摄壮观的景物,像大海、群山、沙漠、草原、湿地等。近些年,他开始向追求内容转变,“值得拍摄的东西不仅有风景,还有那里的人”。

  2017年,孙建平随国内一家10人摄影团去非洲采风。在经过原始森林时,因为遭遇大暴雨,被困在一个部落里。“我们在非洲原始森林里,眼看一条小溪变成了大河,在当地租的越野车也开不过去。当时,翻译显得特别紧张,我们一问才知道,当地治安极差,就在几天前有一个法国7人旅行团,在我们被困附近被强盗劫杀了。得知情况后,大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当晚,真有不少带着枪的原始部落男子在我们周围出现。为了安全起见,摄影团里所有男子夜里轮流站岗一小时,大家把钱财、贵重物品都摆在明显的位置,用意很明显,如果来了强盗,钱财随他们拿,只要留下我们的性命就行。”孙建平说,就这样,大家提心吊胆地挨到了第二天三四点钟,突然听到有皮卡车的声音,原来是当地十几名军警在巡逻,他们赶紧挥舞起中国国旗。听说非洲人喜欢吃糖,大家把身上带的糖果全拿了出来。“非洲各国和中国关系都很好,所以军警对我们也很友好,听说我们被困在当地,他们用皮卡车和铁链帮我们把租用的越野车拉动起来,带我们走出了原始森林。”

  在阿富汗

  拍瘾君子被用石头追打和扔针头

  说起自己走过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孙建平说,在国外采风时,最危险的要算去阿富汗了。

  2018年,他和摄影采风团去阿富汗。从首都的机场出来要经过五道安检,进入机场则要经过七道安检。

  他们进入入住的宾馆要经过三道安检,宾馆外有1.5米宽,六七米高的隔离墙。可即使这样,随处可以听到枪炮声、爆炸声。

  阿富汗当地有个声名狼藉的“吸毒桥”,长期的战乱让大量看不到生活希望的人成了“瘾君子”,据说桥上有上百人当众吸毒,桥下则有上千人。当地政府曾派人剿灭。可派出去的人竟有去无回,政府也只能听之任之,结果那里成了世界上吸毒人数最多、吸毒种类最杂的地方。“当时我们也想把这个题材拍下来,就雇了一辆面包车在铁桥周围转悠,结果被瘾君子们发现了。那些人极端仇视外国人,他们拿石头砸我们的车,还把吸毒用过的针头扔向我们。一名深圳的摄影爱好者因为要拍摄,把车窗开了一个小缝,结果吸毒者的针头顺着窗户缝被扔了进来,那名摄影爱好者当场就吓得脸色煞白,因为那些针头很可能被沾染了艾滋病病毒,如果扎到他,后果不堪设想。”

  后记

  每次出行都写好遗书归来向亲人报喜不报忧

  孙建平说,上小学时,地理老师就讲,中国疆域辽阔,地大物博,山川秀美,人杰地灵。后来长大了,他下乡到农村,真正感受到了大地的广袤;参军来到大连,第一次看到了碧蓝的大海;走上摄影之路,看到了北极村的梦幻、新疆大漠的粗犷、江南水乡的秀美……再后来就是去看七大洲、五大洋的独特风光,“如果说世界是一本书,每个国家是其中一页,那在有生之年,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要多读几页。”

  记者问:“经历了那么多的挑战之旅,不怕家人担心吗?”孙建平坦言,他喜欢当一名挑战者,但挑战极限时什么情况都可能会遇到,所以每次出行前他都会写好遗书。“不是安排后事,主要是为同行者摆脱责任,我万一出了什么事,与同行者无关。毕竟我曾患过癌症并摘掉一个肾,对我来说,风险可能更大一些。”而每次平安归来,孙建平给耄耋之年的父母及其他亲人看照片,也都是只聊美景、风土人情,从不说旅途的危险和艰辛。

  重拾摄影爱好时,孙建平曾为自己规划了一幅摄影蓝图:要拍下世界最高的山脉,拍下最深的海底,要在祖国东西南北的终端镌刻自己拍下的镜头,还要在世界著名的地方叠印上自己的影子……十几年过去了,这些梦想都一一实现了。60岁那年,他还出版了摄影集。有朋友开玩笑说,“当年医生可能是误诊了,你的样子哪像个癌症患者呀!”孙建平笑了,他说,查出癌症后他曾拿片子到全国知名医院进行确诊,结论是一致的。而现在他每年要进行四次体检,他每天上厕所的次数是正常人的四五倍。“我的状态在别人看来还不错,可能是我的心态比较好,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刚得病时,我也怕得不行,现在想通了,人能活着,为什么不活好每一天呢?”

  如今,距离查出癌症已过去14年,孙建平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幸运的,他珍惜着、体会着生命给他的每一刻快乐和幸福。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