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五花八门

“隔代照料”需要社会搭把手

2019-03-18 14:51    来源:中新网    编辑:付双凤

  “最近忙什么呢?”“这不,给儿子看孩子呢!”这是街坊邻里的老人们见面最常见的招呼。给儿女看孩子,成了中国老年人的职责。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原本应该丰富多彩,自由安逸,但偏偏多数老人都在这个应该休息的年纪被子女的家庭所约束。至于老年大学、银发旅游、旅居养老等等,似乎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老人为孙辈出钱出力是否理所应当

  小田的父母早年就置办了两套房子,在同一个小区,不同的楼座,一套自住,一套留给儿子当婚房。本来,儿子结婚以后,他们就分家了,各过各的,但是很快小田家就添了孩子。这下,老人就要天天往儿子那边跑了。

  雇月嫂的钱将近两万元,是老田夫妻拿的。儿子儿媳觉得,按理说,就应该是婆婆帮忙照顾月子。现在,月嫂顶了婆婆的差事,那这份钱就理应由婆婆来出。老田夫妻出了月嫂的工资钱,月子期间也要每天去帮忙采购食材,月嫂给出的菜单经常是些稀罕物,稍微买买就好几百元花出去了。孩子因为早产,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这期间的医疗费用,也是老田夫妻结的。儿子儿媳依旧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为了照顾小孙子,老田和老伴儿的房子也就是用来晚上睡觉用了,白天他们都要待在儿子家里,买菜、做饭、做家务,照顾孩子。“我们老两口平时粗茶淡饭习惯了,要是没有儿子和儿媳,我们也就是炒一两个菜,做点粥,就能对付一顿饭。可是,现在在儿子家,这一顿饭最少要做4个菜,还得换着花样做,也不能吃上顿的剩菜。水果也要买些时鲜的,比如说草莓、樱桃、山竹之类的,都是好几十元一斤。总买香蕉、橘子这种便宜的,儿子儿媳就会嫌弃。”老田无奈地说,如果没有儿子儿媳,他们老两口一个月的伙食费有五六百元钱就足够了。可是,在儿子这里,每月买菜3000元钱也打不住。平时需要买个什么奶粉、纸尿裤之类的,也是指挥两位老人去超市,一个月下来,老田夫妻又给儿子家里花了五六千元。

  而且儿子、儿媳似乎觉得,老人帮忙带孩子、买这买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从来没想过要给老人一些经济上的回馈,甚至都懒得帮把手,吃完饭一抹嘴就到客厅坐着去了,连碗筷也不帮忙收拾。

  “这才只是个开头而已,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老田愁眉苦脸地说,现在小孙子才一个多月,后面的照顾肯定还是老两口的事情。一些亲戚朋友都说“你们就扛几年,等到孩子上了幼儿园就好了。”可是,老田知道,那只是别人安慰自己的话。 “这日子且着呢。孩子上了幼儿园,得有人管接送吧?儿子、儿媳都是朝九晚五上班族,早上7点多,幼儿园没开门呢,他们就上班去了,下午幼儿园4点多就放学了,可他们还没下班呢,肯定都是我们老人的事。就算是上了小学,也还得是我们老两口接送啊。”

  像老田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其实就是中国千千万万个大家庭的缩影。老人们都是五六十岁退休,这时候,他们的儿女也正逢生育年龄,很多老人的退休生活往往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第三代的出生打乱了。把一个孙子伺候到上小学,就是六七年的时间,现在国家放开全面二孩,这种被子女家庭绑架的生活更让老人们看不到头。

  提倡“积极老龄化”给隔代照料减负

  在学界,爷爷奶奶或者是外公外婆帮忙带孩子的行为,一般被称为隔代照料,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陶涛认为,隔代照料之所以被人们更多地关注,是因为它与年轻人的生育、就业,与老年人的生活、养老,与儿童的抚育、成长都息息相关。

  那么,为什么老年人会愿意去照料自己的孙子女呢?陶涛认为,从家庭关系上来看,老年人和子女之间的代际关系更是一种双向交流、均衡互惠的“反馈模式”。很多研究表明,老年人会将照料孙子女内化成自身的责任,将其视作对家庭的付出,同时也期待日后子女的养老回报。从价值寄托的角度来说,含饴弄孙所带来的天伦之乐能够缓解老年人退休后的孤独感,帮助老年人继续体验和证明自身价值。

  在一定程度上,很多职场人士非常需要自己的父母提供“隔代照料”的帮助。在人口大规模流动、生活成本不断升高以及女性就业机会增多的情形下,年轻夫妻常常难以独立抚养自己的子女。同时,中国目前市场化托幼服务并不成熟,服务的可及性和服务质量都有待提高,社会化的托管机构并不能满足幼儿照料的需求。在这样的困境下,有血缘关系的祖父母就成为了最合适的照料者。

  对于需要花大量精力照料孙子女的老年人而言,他们的时间可能大多被用于照料孙子女,而鲜有机会去维护、拓展自己的社会网络,尤其是与朋友的交往。这种状况可能会减少他们的社会支持和社会参与,可能会对他们的身心健康产生不良的影响。

  陶涛表示,现在提倡“积极老龄化”,鼓励老年人通过积极的社会参与来拓展社交网络,改善身心健康状况。已有大量研究发现,积极参与“广场舞”等文化娱乐活动和“老年志愿者”等志愿活动,都能够改善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社会支持可以缓解老人在照料孙子女过程中所产生的抑郁、焦虑等负面情绪。因此,除了照料孙子女之外,老年人也应当有自己的闲暇时间,积极地参与各类社会活动,去拓展家庭之外的社交网络,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子女应该鼓励父母有自我的空间,而不只是全身心投入到为家庭的付出上。

  陶涛认为,在政府和市场暂时无法完全解决托育问题的情况下,隔代照料所能够发挥的替代性功效,在短期内尚能体现出来。但是,从长期来看,这种照料方式还是面临很多问题。“除了几代人之间要加强沟通与协调之外,要加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为老年人提供更适宜的娱乐、休闲、健身、交友场所,提供更多的养老设施。政府也应当加快完善社会托育服务体系,为家庭提供更多更好的托育服务,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