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史海回眸

解放北平的三次和谈

2019-02-18 10:33    来源:光明网    编辑:李红艳

1949年2月3日,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北平入城式。

中共华北局城工部学委南系平津学委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

  70年前的1949年1月31日,北平城内的国民党军全部开出北平城,人民解放军41军121师入城接管防务,古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中国共产党创造了著名的“北平方式”。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此前的三次和谈,为北平的和平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和谈前的序曲

  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

  1948年11月18日,毛泽东从小山村西柏坡致电东北野战军(下简称东野)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命令东野秘密入关,“利用此机会稳住傅作义不走”,在不放弃军事斗争的同时,争取和平解决北平问题。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把北平地下党学委书记佘涤清叫到河北泊镇,要求学委派人出面,代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谈判。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让傅作义没有想到的是,最先代表共产党与他接洽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大女儿傅冬菊。

  傅冬菊(又名傅冬)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外语系读书时,由王汉斌介绍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1947年毕业后到天津《大公报》工作,担任“时代青年”和“家庭”两个副刊的编辑工作;同年11月6日,由王汉斌、李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便于对傅作义进行工作,1948年10月上旬一个周日的上午,中共平津南系学委领导黎智(闻立志)、王汉斌派人赶到前门东站,拦下正要上火车返津的傅冬菊,告诉她:“党组织希望你回到北平、在你父亲身边工作。”不久,王汉斌把傅冬菊的地下关系转给了佘涤清。

  夜深人静,屋子里只有父女二人,傅冬菊转达中共方面和平解放北平的意图后,傅作义半是嗔怪半是爱怜地反问道:“是共产党还是军统?你可别上当!要遇上假共产党,那就麻烦了。”一听这话,傅冬菊有点着急,赶紧解释:“是我们同学。是真共产党,不是军统。”傅作义接着反问:“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这话一下子把傅冬菊问住了,一时语塞。上级没告诉是谁派来的呀?看着女儿张口结舌的样子,傅作义慈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走回了自己办公室。

  父女情深。在傅作义眼里,傅冬菊就是一个小孩子,总怕她上当受骗。考虑到这一层,学委在安排傅冬菊继续做她父亲工作的同时,决定另辟蹊径,起用中共平津学委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

  李炳泉是华北“剿总”联络处少将处长李腾九的堂弟。1940年,在西南联大地质系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1月,经李腾九推荐,到华北“剿总”主办的《平明日报》当记者,后升为采访部主任。由于他的地下活动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1947年底,称病辞去采访部主任职务,隐蔽到北平铁道管理学院附属中等技术专科学校当了名教师。

  1948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李腾九来到灯市口迺兹府大草厂甲16号李家,交谈中显得十分苦闷,忧心平津战局。李炳泉顺势请李腾九做傅作义工作,争取和平解放北平。

  李腾九和傅作义是保定军校的校友,共事数十年,交情很深。但谈了几次,傅作义都没有正面回答他。12月初,东野和解放军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一道,用“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完成了对北平、天津、张家口之敌的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截断了傅作义部南逃、西窜的通路。局势的变化,让傅作义感到和谈的迫切,于是授意李腾九与共产党联系。于是,学委决定派李炳泉与傅作义秘密接触。

  1948年12月10日,李炳泉被傅作义请进了中南海居仁堂办公室。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几句寒暄过后,李炳泉开门见山说:“我是奉中共北平地下党派遣、代表北平地下党来见傅先生的,希望先生早作决断,进行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谈判。”当问及和谈条件时,傅作义回答:“参加华北联合政府,在一定时间内起义,要求林彪停止战斗。”傅作义终于下定了谈判的决心,请《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作为自己的代表,由李炳泉带路,与中共方面进行和谈。

  第一次谈判:试探而已

  “其次,事情泄露,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1948年12月12日,东野11纵已经挺进到昌平白羊城,并向海淀挺进。13日,傅作义华北“剿总”总部从西郊罗道庄匆匆迁入中南海。同一天,崔载之带着报务员、译电员和一部电台,在南河沿南口接上李炳泉,乘一辆吉普车从广安门出城,前往西柏坡与中共谈判。而李腾九则秘密携带一部电台,佯装生病,住进毕德眼科医院,专门负责与崔载之联系。

  12月17日,崔载之等人秘密到达距离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蓟县孟家楼不远的一个小村子——八里庄,住进地主侯云台原来的四合院。经与刘仁联系,12月18日,11纵致电东野司令部:“李炳泉系我北平地下党工作人员,引带傅之代表到我方接谈。”

  12月19日,刘亚楼与崔载之开始正式谈判。崔载之表达了傅作义谈判诚意后,提出三项和谈条件: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通过谈判达到平、津、张、塘一线和平解决问题;为搞到一些蒋介石的大型飞机,解放军让出南苑机场;为制约城内蒋系军队,解放军将新保安包围的第35军放回北平。此外,还表示傅作义愿意参加华北联合政府,军队将交给联合政府指挥。

  刘亚楼阐明了中共和平解决平津问题的基本原则:以放下武器、解除武装为前提,绝不允许保留其反动武装;不建立华北联合政府;把中央军顽固的军、师长逮捕。如同意这些条件,可以保障傅作义本人及其部属生命安全和私人财产免受损失。

  双方底牌差距太大,没有谈拢。崔载之将谈判情况密报李腾九。听了李腾九的汇报,傅作义唉声叹气地说:“北平城里中央军兵力比我多十几倍,我的军队可以放下武器,其他我控制不了啊。”

  就在傅作义犹豫不决之时,解放军采取“打两头孤立中间”的策略,12月22日,攻克新保安,全歼傅作义王牌35军军部和两个师。傅作义的老师、中将参议刘后同劝他说:“你的旧政治生命完了,可以开始新的政治生命。” “和谈一成,北平免遭战火,城内军民生命财产得以保护,这可是深得人心的大事啊!”

  蒋介石促傅作义南撤之心不死。23日,又派次子蒋纬国带着他的亲笔信来平,继续劝傅作义撤到青岛,然后由美军帮助再退到江南,届时委以东南军政长官要职。傅作义空叹道:“我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南下不可能了,只有与古都共存亡,以报委座厚爱。”为了应付蒋介石,傅作义下令在北平修建环城马路、东单和天坛临时飞机场,对外声称“与北平共存亡。”

  12月24日,解放军攻占张家口。25日,中共权威人士宣布蒋介石43人为战争罪犯,傅作义位列其中。焦躁的傅作义命令李腾九,密电崔载之回北平汇报谈判情况,但将两名电台人员留下。

  12月25日午夜,傅作义请华北“剿总”政工处处长王克俊来中南海居仁堂密谈,问题还是老问题:我们的前途何在?究竟谁是真正能使中国独立统一复兴的人?谈来谈去,两人得出一个结论:国民党必败,共产党必胜;眼下必须当机立断,脱离蒋介石国民党集团,走人民的道路。经过交换意见,傅作义作出三条决定:由王次日再去和刘后同深谈,然后拟一电文交给傅;天明即下令第94军与骑师、骑旅撤回;关于方式和时机,认为需要待解放军围城之后,利用内外力量的配合,才能圆满地实现整部走上人民的道路的目的。最后,傅作义决然说:我是准备冒着三个死来做这件事的。第一,今天秘密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的部属如果思想不通,会打死我;其次,事情泄露,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大势所趋,谈判只能继续。

  第二次谈判:不够具体

  傅作义没有表态完全接受我方条件,只是忧郁地说:“为保全北平文化古城,还得继续谈判,希望谈得更具体一些。”

  1949年元旦,毛泽东电示林彪平津和谈六条意见:傅不要发通电,此电一发就没有合法地位了;将傅列为战犯,他可借此做文章,和平解放北平,我们就有理由赦免其战争罪;希望傅派一个有地位、能负责的代表,偕同崔先生及张东荪先生一道秘密出城谈判等,并要求派人直接转告傅作义。

  林彪、聂荣臻商量后,当晚找到李炳泉,让他背下来450字的六条意见,回北平向傅作义转述。1月2日,在东野队列科副科长王朝刚的陪同下,李炳泉到达清河镇,穿过无人区,当晚回到大草厂家中。第二天,由李腾九陪同,向傅作义转达了六条意见。听了六条意见,傅作义如释重负,情绪大有好转,但没有表态完全接受我方条件,只是忧郁地说:“为保全北平文化古城,还得继续谈判,希望谈得更具体一些。”

  傅作义想请第三方面党派或知名人士出来斡旋,他的同乡好友侯少白举荐了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华北总支部主任委员、燕京大学教授张东荪先生。1月5日,傅作义在中南海居仁堂宴请张东荪。席间,傅作义提出派华北“剿总”土地处少将处长、原山西大学教授周北峰和张先生一起走一趟。

  1月6日这天是农历腊八,天很冷。清晨,王克俊用车接上周北峰,两人又到李阁老胡同张东荪寓所。正当王克俊向张东荪介绍周北峰时,门帘一挑,中共北平地下党学委领导崔月犁进来了。寒暄过后,他对周、张两位说:“平津前线司令部获悉两位先生前往谈判,特意派我前来表示欢迎。二位出西直门后奔海淀,遇到解放军首长询问,就说‘找王东’(往东去的意思)。” 崔月犁还请张东荪的儿子找来一块白布,绑在木棍上,作为过火线时联络的白旗。

  周北峰、张东荪乘车出西直门到白石桥后,傅作义嫡系部队的一位军官请他们下车,写了张字条递给他们说:“前面300米就是前沿战壕,把这个纸条交给那个连长。过火线时走马路中间,两边有地雷。”

  周、张两位穿着大衣,戴着皮帽,夹着皮包,拄着手杖,安全过了火线。到农业研究所南边不远时,突然有人喊道:“站住!”两位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就见几名解放军战士持枪站在石桥上。于是,周北峰摇晃着联络白旗,两人走到战士们跟前,定了定神说:“我俩是燕京大学的教授,好久没回家了,先回家看看。”听到这话,战士们把他俩领进海淀镇西北角的一个大院内。周北峰对一位解放军干部说:“我们找王东”。这名干部似乎预先知道情况,招待他们吃了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让他们先休息休息。两个小时后,这名干部陪他俩乘吉普车来到西山脚下东野第2兵团司令部,司令员程子华热情接待了他们。

  南京方面同样紧锣密鼓。同一天,蒋介石派南京国防部次长、保密局特务头子郑介民飞北平。郑介民除了重弹南撤旧调外,还向傅作义表示“在平保密局人员可以密切配合南撤”。美国看到平津难保,也派美军西太平洋舰队司令白吉尔中将匆匆来平,游说傅作义:“今后美国将绕开蒋介石,直接对阁下。美国海军将在中国渤海、黄海、东海沿海,援助华北‘剿总’部队南撤。”傅作义深知这是个连环套,只是微笑作答:“我是南京‘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地方军政长官,怎好直接接受贵国的援助呢?” 白吉尔败兴飞回了青岛。

  1月7日早饭后,周北峰、张东荪告别程子华,乘一辆大卡车,在一个班解放军战士的护送下,下午4时许来到蓟县八里庄。1月8日,开始正式会谈。林彪提出解放军和谈条件:所有傅作义将军指挥的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他管辖的地方一律解放区化。按照这一总的原则,对傅作义将军不作战犯对待,保全他的及其部属的私有财产,并在政治上给他们一定的地位,对在新保安、张家口战役中被俘人员一律释放。对傅作义的部属,一律不咎既往。

  经过两次谈判,1月10日下午1时,刘亚楼送来整理好的两份“会谈纪要”和“附记”,规定“各项条款务必1月14日午夜前答复。”林彪、聂荣臻签字后,张东荪说:“我是民盟成员,代表不了傅作义,只能在中间当个调解人和见证人,就不用签字了。”于是,周北峰以傅方代表的身份签字。刘亚楼很仔细,提醒周北峰最好把“会谈纪要”缝在内衣里,以防回城路上发生意外。

  下午2时,王朝刚护送周北峰、张东荪回北平。到清河镇后,张东荪回了燕京大学,周北峰则住了下来。第二天早饭后,王朝刚带着4名战士,把周北峰送到土城附近。周北峰一个人沿着公路继续前进,突然枪声大作、子弹呼啸。他卧倒匍匐前进,来到不远处一间茅草屋子,对两位老人说:“我是燕京大学的教授,想进城回家看看,麻烦您到前边跟他们说说。”经过再三请求,老大爷勉强答应了。于是,老人在前、周北峰在后,来到一个国民党军指挥所。青年军士兵看不出什么破绽,就让周北峰脱光衣服搜身,多亏事先将“会谈纪要”缝在内衣里,没被搜出。

  进城后,周北峰到中南海居仁堂,向傅作义详细汇报了谈判情况。但看完“会谈纪要”后,傅作义摇摇头说:“谈的问题还不够具体”,仍然没有明确表态。

  不够具体只是托词而已,只是谈判未到最后关头。

  第三次和谈:达成协议

  为了给傅作义点颜色看看,蒋介石授意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暗杀呼吁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北平前市长何思源。

  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明确提出与国民党政府开展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这个声明对傅作义震动较大。

  期限已到,国民党天津守敌没有答复。14日,在刘亚楼的指挥下,解放军向天津发起总攻。北平是战还是和,傅作义必须作出最后抉择。他把负责指挥榆林地区国民党部队的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请到办公室,任命其为全权代表,和副官王焕文、周北峰、“剿总”政工处科长刁可成一起,与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进行第三次谈判。

  1月15日,第三次谈判在通州五里桥张家大院开始。林彪、聂荣臻、罗荣桓和平津前线司令部作战处处长苏静出席。聂荣臻对邓宝珊等人说:“14日答复期间已过,我们只好下达进攻天津的命令,这次谈判就不包括天津了。”闻听此言,邓宝珊有些怅然,自知责任在己方,只是对周北峰说:“用你的名义发个电报,请总司令指示。”谈判直到深夜才结束,具体商谈了傅部改编、人员安排及北平有关单位接受方法等。

  1月16日清晨,苏静、李炳泉来到邓宝珊、周北峰住处,告诉他们,天津已经解放了。下午,谈判桌前的邓宝珊、周北峰已然明白:北平只能和平解决,别无他途。双方很快取得一致意见,达成《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议》协议。17日,苏静和邓宝珊、刁可成、王焕文4人一起返回北平,住进御河桥2号华北“剿总”联谊处。

  蒋介石也没闲着。1月17日晚,他给傅作义发来电报,假惺惺地叙旧后说,“现只要求一事,即18日起派机至平,接运李文、石觉部少校以上军官和必要的武器,约需一周时间,望念多年契好,务予协助,并希即复。”傅作义复电“遵照办理”后,找来王克俊。王克俊看了看蒋的电报,从桌子上拿起一张便条,草拟了致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电文,希望解放军炮兵封锁天坛临时机场,使蒋军飞机无法着陆。

  为了给傅作义点颜色看看,蒋介石授意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暗杀呼吁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北平前市长何思源。人称“赛狸猫”的飞贼特务段云鹏,在锡拉胡同何宅屋顶偷偷安放了两颗定时炸弹。1月18日凌晨3时10分,炸弹先后爆炸,何思源小女儿何鲁美当场被炸身亡、5人受伤。

  蒋介石卑鄙的暗杀行动,没能阻止北平和平解放的进程。1月19日,苏静与王克俊、崔载之、阎又文等人,根据在五里桥达成的初步协议,在御河桥2号联谊处逐条具体化,最后形成并草签了一个正文18条、附件4条,共计22条的《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苏静通过电台报平津前线领导,经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修改后,成为正式协议。

  1月21日,苏静和王克俊、崔载之代表双方正式签字。协议规定:自本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过渡期间双方派员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城内部队兵团以下原建制、原番号开始移驻城外指定驻地,一个月后实行整编;华北总部成立结束办事处;金圆券照常使用,另定兑换办法;一切军事工程一律停止;邮政电讯不停,继续保持对外联络;各种新闻报纸仍继续出刊,俟后重新审查登记;保护文物古迹及各种宗教之自由与安全;人民各安生业,勿相惊扰。

  同日上午,傅作义召集华北“剿总”机关及军长以上人员会议,宣布北平城内国民党守军接受和平改编;22日,华北“剿总”政工处副处长阎又文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代表傅作义将军宣读《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及文告。

  协议公开后,1月22日,北平城内的国民党军开始出城,开往指定地点听候改编。骑4师刘春方部第一个从永定门出城,开往大兴黄村。之后,傅部第4、第9兵团和暂编104军先后出城,开往良乡、涿州、固安、通州、顺义、三河、香河等地。1月28日,傅作义等人乘车驶出中南海,回到西郊罗道庄原华北“剿总”所在地,挂出“结束办事处”的牌子。(刘岳)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