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国内

中国年龄最大的车手 成都大爷将飙进达喀尔拉力赛

2018-12-24 10:30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郭淼

  赛恩斯今年56岁,去年拿了达喀尔拉力赛的冠军;彼得汉塞尔今年53岁,也曾多次获得达喀尔的冠军……这样的“老年人”在达喀尔的赛场上还有很多很多,但是中国却从来没有一个年龄在50+的车手参加过这项比赛。原因有很多:达喀尔自从移师南美之后费用陡增,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另外还有不可忽视的一点,在中国人看来,玩赛车是年轻人的事。

  梁钰祥却不信这个邪,6年前,自从儿子梁熹到达喀尔的赛场跑了一次比赛后,梁钰祥就暗下决心,一定也要去跑一次。今年12月31日,他就将启程前往秘鲁首都利马,参加世界最艰苦的达喀尔汽车拉力赛。

  可能你会问,这个梁钰祥是谁?他就是一名拥有车手梦的65岁成都大爷,人称梁伯,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年龄最大的车手。

  1

  一个决定 挑战“死亡拉力赛”

  达喀尔拉力赛一直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

  1979年举办以来,只有最勇敢最坚定的人,才能够通过这项赛事近乎严酷的考验。车手们或开着赛车或骑着摩托车,在公路和沙漠赛道中摸爬滚打十多天。白天,需要驾车忍受高达40-50摄氏度的干热沙漠;夜晚,又要经受低至0摄氏度的严寒。不仅如此,车手们还必须遵守各项严苛的规定:不能随便给赛车加油,一经发现即被判出局;赛段险峻,马拉松段给车手造成的阻力最大,该赛段要求车手全天驾驶,中途不许停歇,而且不允许有补给和维修车队跟随;休息不易,每名车手每天只能“享用”赛事组委会规定的几个三明治和几瓶矿泉水,如果在途中出现任何问题,断水断粮简直是家常便饭。

  不仅如此,这项世界最难的赛事最负盛名的还是死亡率。这项世界最危险的运动时时刻刻都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以至于有人称它为“死亡拉力赛”。在过去的四十年时间里,达喀尔夺去了近百条生命,他们之中有车手、记者、车迷、路人等,而创始人泽利·萨宾也死在了达喀尔的路途之中。

  2008年的达喀尔拉力赛是比赛前一天宣布取消,原因是比赛受到了恐怖组织的袭击;2009年,达喀尔拉力赛移师南美也是事故不断;2016年中国女车手郭美玲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才跑了几分钟就出现了严重的翻车事故……

  就是这么艰难的比赛,梁钰祥却决心要去试一试。

  2

  一个机遇 不可错过的南美赛道

  梁钰祥与赛车的缘分始于自驾游。如今在他的家里还有一块挂牌,上面写着“成都—罗马”,专门纪念他在2006年携夫人、朋友一起从成都开车到了欧洲。两年之后,他又租车穿越了美利坚大陆,从西海岸开到了东海岸。

  渐渐地,他觉得自驾不过瘾了,还是开车在沙漠、戈壁、河滩上“板命”比较刺激,再加上儿子梁熹也是一个赛车迷,于是在2008年,梁钰祥和梁熹这对父子兵搭档来到了环塔拉力赛。老爹是车手,儿子是领航。这对父子档当时纯属玩票,不过,很快他们便成为了各项赛事的常客。

  梁钰祥很喜欢《在路上》这本书中杰克·凯鲁亚克描述的一句话:“最兴奋的事情便是听到汽车轮胎摩擦公路的声音。”他认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颗不安分的种子:“在路上看到的景色都很偶然,很特别,每个人内心都有一颗不安分的种子,只是没有遇到机会把它发掘出来,而我遇到赛车之后这颗种子就发芽了。”

  环塔、中国大越野、丝绸之路拉力赛……一路比赛跑过来,梁钰祥心里心心念念还是世界最艰苦的达喀尔拉力赛。

  2016年,梁伯原本准备参加达喀尔,但由于赛事改变路线,砍掉了最有吸引力的智利以及秘鲁赛段,这令梁伯有些遗憾,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梦想放一放。

  2019年达喀尔拉力赛虽然只在秘鲁一个国家举办,却积聚了整个南美赛道的精华:从利马出发再回到利马,跨越5000公里,另外还要翻越高达1700米的世界第二高沙丘,直入Ica沙漠的腹地。

  最野的赛道最美的风光,梁钰祥不再犹豫,直奔南美。

  3

  六年前 六十二岁的德国车手邀约

  2018年10月,梁钰祥去了一趟摩洛哥。在那里举行的摩洛哥拉力赛虽然赛程较短,只有6天时间,但梁钰祥却直言自己学习到了很多。

  摩洛哥拉力赛之艰难,直到2017年才第一次有中国车手报名参赛。虽然梁伯也参加过很多比赛,但他还是感觉摩洛哥的路线相当困难:“这里的赛段太难了,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很多问题国内根本遇不到,但这边都有可能发生。有一个赛段的路实在太烂了,全部是烂石头,让人感觉脑花儿都遭颠成了豆浆。”

  不过,经过了摩洛哥一役,却更坚定了梁钰祥2019年跑达喀尔的决心:“摩洛哥就是达喀尔赛前最好的练习。”从摩洛哥回来之后,梁伯开始加紧训练,有空的时候还会经常翻阅一本小册子。那是2012年达喀尔拉力赛回来之后,他为儿子梁熹制作的一本纪念册。

  2012年,梁熹在梁钰祥的撺掇之下参加了达喀尔拉力赛,而作为最坚实的后盾,梁钰祥也陪同参加。他一路开着车队的装备车跟随儿子一起,也算是跑了一个“非赛道版”的达喀尔。就在路上,梁钰祥为自己种下了一个达喀尔的梦:“一路上我看到很多白发苍苍的车手,他们都在不断地追寻超越自我。一个62岁的德国车手与我相约,小兄弟,希望能够在达喀尔的赛场上遇见你。”

  这个约定一直激励着梁钰祥:“达喀尔对我来说,就是对于自我的一个挑战。达喀尔的路途上不仅有50后60后的车手,甚至还有40后的车手,比我的年龄还要大。这些人在这么高龄的情况下还能参赛,我就想一定要学习他们挑战人生极限的精神。其实人生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不顺利,不是有一句话吗,明天和意外不知谁会率先降临,我们怎样面对这样的意外,可以很好地借鉴一下达喀尔的精神。”

  作为世界上最困难的拉力赛,达喀尔的完赛率并不算高,平均只有40%多一点。本来就有风险,梁伯和他的领航员都是第一次参赛,意味着他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儿子就跟他开玩笑:“万一你跑到一半就退赛了咋办?”

  梁钰祥倒是挺淡定:“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完成比赛,别人追求成绩要更快,但是我觉得像我这个年龄了,保证能够完赛才是最重要的。佛系开车,只要开拢就算完成任务。”

  当梁伯前往达喀尔的时候即将年满65岁,这将会创造中国车手参赛年龄最大的一个纪录。实际上,他的儿子梁熹至今仍旧保持着中国车手完赛最年轻车手的纪录。一个最大,一个最小,还真是上阵父子兵。

  纪念册以梁钰祥在终点线上拥抱儿子梁熹的照片结束,这一次,等在那里的将是他的儿子梁熹。梁熹将作为亲友团到秘鲁去见证梁伯的高光时刻。

  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图由受访者提供

  网红梁伯 秀过人鱼线和腹肌

  梁伯的家,被他取名为“勐撒后寨”,主要是纪念他在云南支边的岁月。

  梁钰祥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成长于成都东大街。1971年至1979年,他在云南当知青,先是割橡胶,后到工程连修房子。结束“知青生涯”回城后,被安排在父亲所在的服装厂学习缝纫。从1991年开始,他一直在经营灯具生意。自从2012年达喀尔拉力赛回来之后,梁熹逐渐接手了家里的生意,梁伯便清闲了下来。

  在他的后寨里,梁伯有空的时候也干着跟普通退休大爷一样的事,种菜、养鸡养鸭,还有两只猫咪和一条狗狗。不过除了种菜之外,梁伯还很喜欢健身,一方面是个人爱好,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参加各种赛车比赛进行储备。不光是梁伯爱健身,甚至他家的宠物狗一看见主人健身,都要跳到跑步机上去运动一会。

  梁伯健身已经坚持10多年了。大约在2000年,梁伯在国外开车旅行归来,跟老朋友一起交流时谈到出去跑一次长途的旅行,体能有点跟不上。朋友劝他健身,于是梁伯便开始了健身生涯。一 开始,他是跟着教练在健身房里锻炼,到了后来直接在自己的灯具厂里开设了一间健身房,不仅自己锻炼,还鼓励自己的员工参加锻炼。

  爱健身,也爱秀腹肌,但是梁伯却并没有和那些健身爱好者一样,热衷于一个固定的食谱。梁伯是一个美食爱好者,特别是肉食,但由于自己的胃不太好,还做过手术,所以每一顿都很注意饭量,“只吃七分饱”是他坚持多年的原则。只不过每天上午和下午,他都要进行一次简单的加餐,他的理论就是:“想要吃啥子肯定就是身体需要啥子,身体有很强大的自我调节功能。我本人就不太爱吃蔬菜水果,而且经常还想整一块‘肥嘎嘎’。”

  因为健身,梁伯甚至还成为了一名网红,如果放在现在的抖音时代,那粉丝数量可能会很惊人。

  2015年,梁伯曾经拍了一组艺术照,在这组照片上他大秀人鱼线和腹肌。照片被一名媒体朋友发到了网络上,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人们才意识到,60+的老大爷也能那么潮。

  照片被披露之后,梁伯突然就红了,身边的朋友们接电话接到手软,都是想要采访他的。吓得梁伯手机也不带,躲进了山沟里专心练车,而且还不忘提醒朋友们:“大家帮我挡一下,挡一下,遭不住了。”

  爆红之后,梁伯上了一次湖南卫视,甚至有国际品牌上门求合作,不过梁伯却刻意减少了曝光量,目的还是要好好“当个车手”。

  “我将用七个成都寒冷的冬天,去换一个秘鲁火热的夏天!”这是梁钰祥最新的一条朋友圈。7年之后,梁钰祥将圆梦达喀尔。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