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财经观察

银监会七领域补短板 2018年持续强监管

2018-02-09 15:05    来源:新京报    编辑:石琳

2018年,银监会强监管继续推进。据2月2日最新披露,银监会依法查处一起“假黄金”骗贷190亿元大案,处罚逾百人。而此前的1月份已开出497张罚单,日均开16张罚单。

事实上,2017年全年,银监系统共开出30亿元罚单,被业内称为“史上最强监管年”。与之相伴的是,银监会“补短板”的制度建设。

“这轮监管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是系统性的、全面的、持续长效的。”多位金融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谈起银监会开启的此轮监管风暴时,不约而同表示。

作为银行系统“看门人”和“守夜人”,2017年4月初,银监会印发《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主动披露弥补监管制度短板的26个项目,目前大部分规制已陆续出台或公开征求意见。这26个项目跨越股权监管、跨业金融产品、资产管理业务、流动性风险、信贷质量、资本监管、信息披露7个领域。

随着监管制度短板弥补,监管“无法(规)可依”的尴尬局面正在改变,业内透露,现在监管部门更有底气了。

“为了补制度短板,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还多次带队去调研。”近日,一位接近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的监管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

补短板这一年

郭树清多次率队调研,力求一手资料

农行中层员工张明(化名)还记得半年前的一天上午(2017年6月23日上午),郭树清率队来农行总部调研座谈的情形。

“座谈期间,郭树清要求大家不拐弯抹角,直接反映问题。其实,作为老金融人,银行存在的一些乱象郭树清十分熟悉,就像猫鼠游戏,所以,在他面前大家都直指问题”。张明对新京报记者回忆道。

事实上,2017年银监会强监管有迹可循。2017年2月底,银监会换帅,原山东省省长郭树清回北京接棒尚福林。履新后的郭树清在3月2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首秀”时便强调“强监管”。

在接下来的2017年4月初,银监会印发《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下简称“7号文”),主动披露弥补监管制度短板的26个项目。

“很多规章制度在起草的时候,郭树清从立项、起草、思路、监管重点以及对外沟通、报告等部署和指导,还带队去调研”。一位接近郭树清的监管人士透露,比如,他曾多次针对性地到银行机构和地方银监局调研,结合制度要求召开座谈会,听取业内人士和专家的意见。

据记者统计,2017年6月9日到2017年9月3日,郭树清曾先后到工商银行总行、农业银行总行、甘肃银监局等机构或者银监部门调研。

上述人士讲述,郭主席去银行机构调研,非常有特点,不讲究形式,直奔主题,不需要开场白,不需要银行行长、董事长等领导参加,而是直接找到具体负责和最精通这项业务的骨干专家、处长或一般工作人员等座谈,掌握第一手资料和真实的情况。这些人提供的建议也是最直接的,反映的问题也是最突出、最现实和最有针对性,与业务紧密联系在一起。

“他要求座谈人员提出问题,并讨论如何化解这些问题,要提出具体的可操作的措施,不能提虚的。整体非常务实和问题导向,每次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上述接近郭树清的监管人士说。

新规出炉背后

初稿与多部门磨合四五次,反复斟酌修改

除了率队调研之外,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银监会本轮“补短板”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与各个方面的沟通、汇报。

“比如,我们刚出台了一个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指导意见,首先,我们向中央、国务院和金融委报告,再就是与央行、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充分协调,我们除了日常电话无数次沟通之外,关键是还要多次去他们的单位听取他们的意见。我记得我们把初稿给他们,来来回回至少经历4-5次磨合,反复斟酌和修改,郭树清也与央行行长周小川、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进行充分沟通。在高强度的沟通下,这个办法成熟后最终发布。”

“银监会发布的制度办法绝不是单项制度,而是从整体和全局来看,非常宏观慎重地进行评估,使正面的积极作用发挥到极致和最大化,使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该人士表示。

■ 案例

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办法酝酿一年 三次上主席会

一位参与起草2018年1号文件《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的监管人士王军(化名)表示,《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从2017年初确定立项到2018年1月初发布,历时大约一年,而股权管理办法是2017年补短板的重点。

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强调,要及时弥补监管短板,做好制度监管漏洞排查工作。对此,银监会非常重视,很快部署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起草。

“现在的银行乱象一部分原因在于股东行为不规范,动机不纯,想套取银行资金,有的想获取一些其他利益,比如,还采购一些他指定的产品,或者有的房地产老板做股东的话,会让银行给他开发的房地产贷款等等,他可能通过隐形、代持等构建比较复杂的体系,让监管非常难以发现”。王军表示。

此前虽然针对银行股东也有一些监管规定,但是,这些规定散落在各个办法里面,没有专门的系统的针对股东股权的管理办法,郭树清亲自定下来,把股权管理办法作为2017年补短板的重点。

摸底各家银行的股权结构和股东情况是首要任务。王军表示,除此之外,还要掌握其他部门对于银行股东情况的管理办法。郭树清组织了多次座谈会,请了一些专家、银行董事,包括独立董事、银行高管等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在银监会内部进行了反复论证。

“在起草成文以后,银监会反复讨论和修订,之后又征集了包括人民银行、证监会、财政部、国资委、中央汇金等其他部门的意见。我们非常慎重,还跟最高法、最高检去沟通,听听他们的专业法律意见”。王军说。

据王军透露,《办法》在对外公开征求意见之前,曾三次上主席办公会讨论,这是比较少见的。

2017年11月,银监会发布了《办法》征求意见稿,历时两个半月征求意见之后,2018年1月5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签发银监会2018年第1号令《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这其中最困难的是如何穿透监管,其次是如何确定谁是合格的股东以及合理的股权结构”。王军介绍,因为目前注册一个企业很容易,但是,监管部门却缺少法律授权,真正穿透找到最终受益人很困难。

近年来,多个“资本系”通过股权代持、曲线参股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多家银行,早已突破监管“一参一控”的要求。

“这对监管也是挑战,我们缺乏法律授权和手段去真正穿透”,王军说,比如商业银行存在的隐形股东、关联股东、股东代持、资金来源不合法等这些内容,现有的监管手段和法律授权很小。没有法律授权,很多东西不能去做。

对此,《办法》明确规定何谓主要股东以及建立健全了从股东、商业银行到监管部门“三位一体”的穿透监管框架,重点解决隐形股东、股份代持等问题。与此前规定的“一参一控”不同,此次《办法》明确,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即“两参或一控”。

不过,在《办法》出台之后,如何清理存量股东仍是一个难题,目前清理难度依然比较大。

“他已经在那里了,而且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股东之前控股20%,现在你不让他持这么多。还有的控制了两三家银行,目前也不允许了。那么,如果股东们拒绝的话,没有执法权的监管层如何制约呢”?王军感慨,“办法要求监管部门把非法股东予以清除,但也要赋予它这个权限才行”。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配合《办法》的实施,配套解决重点解决存量股东和股权托管的管理办法,银监会正在制定两个配套文件,也将于近期发布。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