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人间百态

安徽女教师肺切除术后49天返校复工:闲着是资源浪费

2017-10-12 15:45    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刘盼

“到目前为止,我工作时伤口还在渗水,有时候晚上也比较疼痛,右半个身子经常是感到冰凉冰凉的,但这并不会影响我继续自己的教育事业。”

在右肺被切除三分之二后的第49天,“工作狂”朱莉萍提前回到了学校,继续开始了繁忙的工作。“医生让我至少休息一年,同事们也都很担心,说我不要命了。”但在朱莉萍看来,“作为人民教师,在学校缺人的时候,自己在家什么都不干,是一种资源浪费。”

正在组织学生活动的朱莉萍。受访者供图

忙工作忽视了重病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2016年12月22日,安徽省语言文字专家组来到学校验收,演出台上,萧县师范学校附属小学的116个学生通过诗词诵读、合唱和舞蹈等形式完成了一次精彩的演绎,而承担这次演出指挥工作的正是副校长朱莉萍。

5天排练出3个节目,朱莉萍投入紧锣密鼓的工作中,几乎没怎么休息,“那段时间工作很忙,一直发烧,我一直以为是工作太累,就没怎么注意。”

到了表演当天,朱莉萍更是忙得不可开交,3个节目总共动用了学校116个学生,从早上起,一直到晚上,她忙着指挥各种布置,体温高至40℃也没耽误工作。但从那之后,不管她怎么吃药,高烧都一直不退,渐渐地,朱莉萍开始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出了问题。

经过CT检查,朱莉萍的右肺上已经长了一个直径6.8厘米的肿瘤,“一开始就确定是恶性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在辗转到上海的医院治疗后,朱莉萍被建议切除右肺。

1月9日,朱莉萍在上海的医院里做了切除右肺的手术,“正常人的右肺有上中下三叶,这次手术切掉了两叶半的右肺,几乎整个右肺都被切除了。”

肺部切除未痊愈就复工

临出院时,医生多次嘱咐朱莉萍要好好休养,“医生说内脏很难修复,像这样的情况,要一年才能完成康复。”

但回到家没多久,朱莉萍就开始待不住了,“当时3月份,正好赶上安徽省开展义务教育发展基础均衡县督导评估工作,要对县城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和校际间均衡状况进行评估。”

然而,正在学校紧张筹备的时候,学校一名副校长被临时调走,这让朱莉萍更加躺不住了,心里很着急,“县城小学师资本来就比较紧张,又调走了一个副校长,学校很缺人手。”在短暂的考虑后,朱莉萍决定返校工作。

于是,在动完手术仅仅49天,刚能下床的朱莉萍,就重返学校,像个正常人一样开始工作,并接管了学校的主要工作,迄今为止没有请过一次假,即使是每次复查,也都是在周末和节假日去检查。

“作为人民教师,在家里闲着什么都不干,我会有一种资源浪费的感觉。”朱丽萍说,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后,天天上班的她反而不觉得自己是个病人了,“在岗位上心情会更好,心情好,病情自然也恢复得比较快。”最终,省级均衡验收的结果出来了,朱莉萍所在的学校不仅顺利通过,还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对话】

“我不想唱无私奉献的高调,只是想多做一点实事”

澎湃新闻: 你目前在学校负责什么工作,是否还在教书?

朱莉萍: 因为身体原因,这学期我没有再带课。目前主要负责德育和安全等等方面,除了教学工作,所有的工作都是我的。比如安全方面,一个学校的安全工作是最重要的,生命不保谈何教育,安全是学校的重中之重,安全要搞各种演练,每天要随时观察给值班老师布置工作,处理所有偶发事件,从我主管以来我们学校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一次安全事故。

澎湃新闻: 为什么不在病情完全康复之后回学校工作?恢复后再工作,效率会不会比现在更高?

朱莉萍: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当时学校要通过均衡验收,学校工作特别需要我,我觉得我应该把学校工作扛起来,在这个时候如果休假,我觉得很内疚。

我不要求名和利,我也不想唱教师无私奉献的高调,只是学校确实缺人,我觉得我有能力,只要身体允许,我能干就多干一些,在家闲着我会有一种资源浪费的感觉。天天上班我感觉不到自己是个病人,在岗位上我会心情更好,心情好病情恢复也快。

澎湃新闻: 工作中是否会出现身体不适的状况?

朱莉萍: 工作时候伤口偶尔还会出现渗水,需要休养,现在腹部还有积水,不过不是太多,到现在为止,我经常在夜间伤口还会比较疼痛,右半个身子经常是感到冰凉冰凉的,但是在这期间,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

有一次我们开会,当时就觉得腹部特别疼痛不舒服,就站起来走一走,大家就非常关切问我需不需要帮助,一般情况下我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我就说自己有点不舒服,起来走一走或者回家以后休息一下,没有太大的问题。

澎湃新闻: 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在学校是否需要特别护理?

朱莉萍: 目前为止,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需要特别护理的,每天像正常人一样上班,大家什么时候去,我也什么时候去,大家什么时候下班我也什么时候下班。在大家面前我就是一个正常人,不过,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也在努力调整,该注意的,我也会注意,但是,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病人或特殊情况看待。

澎湃新闻: 自己身边的同事和亲人是否理解,对自己带病工作的情况怎么看?

朱莉萍: 一开始大家都不支持,常常问我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后来慢慢就接受了,大家都理解我是个“工作狂”。我儿子最开始也很反对,我跟他解释之后,他就说,“只要你认为选择得对,我就支持你。”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