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史海回眸

尼克松回忆录中与毛泽东最后一次见面谈了什么

2017-10-12 00:2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辑:鲁石明

  生前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1976年1月30日,农历除夕。这天的北京异常寒冷。毛泽东这里没有客人,也没有自己家的亲人,只有身边几个工作人员陪伴着他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春节。年饭是张玉凤一勺一勺喂的。在这天,毛泽东依然像往常一样侧卧在病榻上吃了几口他喜欢的武昌鱼和一点米饭。

  饭后,工作人员把毛泽东搀扶下床,送到会客厅。毛泽东坐下后,头靠在沙发上,静静地休息。入夜,毛泽东隐隐听见远处的鞭炮声,想起了往年燃放鞭炮的情景。他看了看眼前日夜陪伴自己的几个工作人员,用低哑的声音对大家说:“放点爆竹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该过过节。”

  2月23日上午,一辆黑色红旗轿车由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向中南海驶去。车停后,车上下来3个人,是尼克松夫妇及其女儿。华国锋迎上去与客人握手寒暄,陪客人一起进入游泳池大门。

  毛泽东不顾重病缠身,在住所会见了应邀来访的尼克松。毛泽东见到尼克松很高兴,而尼克松不仅仅是高兴,简直有些激动。毛泽东与尼克松交谈时,尼克松的夫人与女儿便退了出来,除了翻译,中方只有华国锋陪同。

  毛泽东这次与尼克松相见,就像老朋友重逢一样,两人就一些共同关心的问题长时间深入交换了意见,自然也包括对世界形势的一些看法。期间,身体虚弱的毛泽东颤巍巍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和尼克松以茶代酒碰杯。

  会见结束,毛泽东由工作人员搀扶着站起,与尼克松握手致意,依依不舍地告别。整个会见历时105分钟。

  这次尼克松访华,中国政府一反常态派买进不久的波音707客机到美国洛杉矶机场迎接。中国派飞机迎接一个外国下台总统来国内进行私人访问,这还是绝无仅有的。到中国后,尼克松仍被按总统的接待规格接待。

  第二天,《人民日报》头版刊发了毛泽东与尼克松握手的照片,陪同会见的华国锋在一侧。而尼克松这次访华的时间是2月21日至29日,几乎与4年前是同一时间。

  后来,尼克松在回忆录中这样介绍了与毛泽东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

  1976年我再次到中国访问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已经严重恶化了。他的话听起来就像是一些单音字组成的嘟哝声。但是他的思想依然那样敏捷、深邃。我说的话他全能听懂,但是当他想回答时,就说不出来了。他以为翻译听不懂他的话,就不耐烦地抓起笔记本,写出他的论点。看到他的这种情况,我感到十分难受。无论别人怎样看待他,谁也不能否认他已战斗到最后一息了……在我们会晤结束时,工作人员把他从椅子上扶起来,搀着他陪我走向门口。在电视灯光和摄像机要记录我们最后的握手时,他却推开了助手们,自己站在那里向我们告别。

  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越来越不尽人意。身边的人不禁在心里猜想:主席这个状态还频繁地接见外国客人,他是不是已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想利用自己的影响不断地向来访者做工作呢?

  3月17日下午,毛泽东又在书房兼会客厅里会见了时任老挝总理凯山·丰威汉,陪同的是华国锋,共谈了35分钟。4月20日,毛泽东会见时任埃及副总统穆巴拉克,双方交流了20多分钟。4月30日晚,毛泽东会见了时任新西兰总理马尔登等5位客人,共交谈了整整30分钟。

  5月11日,毛泽东第一次出现了可怕的心肌梗塞迹象。当时,他突然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并伴有全身大汗。经过检查,专家们确认毛泽东为心内膜下心肌梗塞,同时又伴有心律不齐,病情十分严重。鉴于毛泽东病情的恶化,中央决定由华国锋、王洪文、张春桥和汪东兴4人直接负责对毛泽东的医疗工作,由华国锋主持和领导医疗组。有关毛泽东的病情报告必须逐日向上述4人汇报、请示。

  5月12日,毛泽东会见了来访的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一行。在见客之前,毛泽东进行了一番准备,理了发、刮了脸,穿上了那套见外宾时常穿的中山装……这样的准备尽管极简单,但还是让毛泽东看上去精神了许多。只是他的腿部乏力,不能久站,更不能走路,擦着地皮稍挪几步也离不开他人搀扶。

  当华国锋陪同李光耀一行进来时,毛泽东想自己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于是干脆坐在沙发上摇头。两位机灵的护士迅速上前,一左一右搀扶着毛泽东站立起来同客人们握手,随后坐下来交谈。这次会谈,用时30分钟。

  垂暮之年的毛泽东,一直在与自己的身体较劲。他还是坚持做他觉得应该做的工作,包括会见外宾。只要秘书转告他,外宾请求接见,毛泽东从不拒绝。在见到毛泽东的外国政治家眼里,毛泽东已是一个不能独自行走、面容憔悴和说话困难的衰老病人。双方彼此只能简单地“寒暄”几句。

  5月27日下午,刚刚吃了安眠药的毛泽东同意安排会见时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和夫人努斯拉特·布托,以及国防和外交国务部长阿齐兹·艾哈迈德。苍老憔悴的毛泽东穿着宽松的衣服与布鞋,被工作人员撑着勉强站在原地与客人握手,微笑着说:“欢迎你,你好吗?”布托见患病的毛泽东抱病接见自己,深受感动,动情地说:“我好,谢谢你,主席!”

  毛泽东坐下后,把头仰靠在沙发上,喘着气,费劲地说:“我不大好,腿不大好,讲话也不好。”说着,抬起手,颤抖着指着布托和华国锋,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布托恭敬地回答:“我们的讨论进行得非常好,我们已经讨论过两次了,讨论了许多问题。我们的观点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毛泽东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我有幸多次见到主席,特别是这次主席抽出时间来接见我们,这使我非常感动。在这里,我们祝主席健康长寿。”布托说着,站起来转向毛泽东致意。毛泽东对自己的病情非常清楚,对人的生与死的看法也非常辩证、豁达、透彻。他听布托祝自己健康长寿时,很坦然地说:“我不好。”

  布托说:“但是,主席创造了伟大的历史,你高举着人民革命的斗争旗帜。”毛泽东谦虚地说:“没有做出多少成绩。”并关切地问:“你们巴基斯坦搞得很好吗?”

  布托简单地谈了一下国内的情况,毛泽东表示赞许。布托强调说:“中国对我国的友好援助,使我们能够取得很大的进展。虽然霸权主义对我们的压力很大,但是在中国的支持下,减轻了压力。”

  毛泽东感到有些累了,当说到双方关心的国际形势等具体问题,他用手指着华国锋和布托说:“你们去谈吧。”

  于是,布托起身和坐在沙发上的毛泽东握手告别。布托恋恋不舍地说:“非常感谢主席。”

  这次会见只进行了10多分钟,是毛泽东历次会见外宾最短的一次,也是毛泽东说话最少的一次,只有简单的几句话。

  人们从电视中看到,此时的毛泽东面容憔悴,缺乏表情,双目微睁,动作艰难,宽大的裤管下露出缺乏肌肉的足踝。叠放在沙发扶手上的一大摞方形纸块和一闪而过取纸擦拭口角的镜头,更引起人们诸多猜想……

  即便如此,人们也没有想到,这是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会见外宾。不久,中国政府对外发布公告,宣布毛泽东主席年事已高,而且工作很忙,今后不再安排他会见外国贵宾。

  鉴于毛泽东的病情,中央后来又作出新的决定:一般性中央文件不再送毛泽东批阅。重要文件经过华国锋、王洪文、张春桥和汪东兴4人批准方可送交毛泽东批阅,以减少毛泽东的工作量。

  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享年83岁。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