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史海回眸

尼克松回忆录中与毛泽东最后一次见面谈了什么

2017-10-12 00:2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辑:鲁石明

毛泽东会见尼克松。资料图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吴志菲,原题为:《毛泽东晚年的外事活动》

  晚年的毛泽东体弱多病,身体状况时好时坏,因而他会见外宾的时间往往是根据身体情况临时决定的。在中南海警卫队长陈长江眼里,毛泽东一向不服输,就算受到严重的病痛折磨,他也很少在脸上流露出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接到上帝请柬”之后的接见

  1975年7月下旬,毛泽东在北京做过白内障手术后,虽然一只眼睛又可以看东西了,但为了保护视力,除重要文件外,平时要看的大量文件、书籍和报刊还是由身边工作人员读给他听。按毛泽东平时的习惯,除了开会和找人谈话外,他总是整天看文件、看书。看文件和工作累了,就广泛地浏览各种中外著作,尤其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来调节一下。

  毛泽东的视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后,开始接见外宾。9月21日上午,他会见了来华的英国前首相希思。16个月前,希思曾以英国首相的身份访华,得到过毛泽东的接见。同一年前比,毛泽东显得更衰老、迟缓了,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得很慢。但他的思维清晰,关心的问题仍然广泛。周恩来因住院进行第四次手术没有参加这次会见,只有邓小平、汪东兴和英国新任驻华大使游德参加了。希思同毛泽东谈及他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经济形势的改善,毛泽东说,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但时间太少了。

  会见结束时,希思再次夸赞中国所取得的成就,毛泽东则不以为然地说:“吹牛皮,你不要相信!中国现在还很穷。”希思离开后,毛泽东非常高兴,提出大家合影。于是,邓小平和汪东兴分坐在毛泽东左右侧,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站在沙发后合影。

  3天后,即9月24日,毛泽东在邓小平的陪同下会见了时任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的黎笋。

  10月21日,毛泽东会见第八次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

  当天下午6时25分,基辛格一行10人被迎进游泳池会客厅。应基辛格请求,毛泽东与包括基辛格夫妇在内的代表团成员合影留念。毛泽东略带惊讶地看着个子比基辛格还高出10公分的基辛格夫人,幽默地随口调侃:“东风压倒西风……”

  基辛格关切地询问毛泽东的健康状况,毛泽东用手指着头部,说:“这个部分还行,我能吃能睡。”毛泽东又用手拍拍腿,说:“这些部分运转不行了,我走路时感觉无力。肺也有毛病。总之,我感到不行了。”接着,毛泽东开玩笑说:“我是供来访者参观的展览品。我不久要归天了,我已经接到了上帝的请柬。”基辛格说:“别接受得那么早呀!”毛泽东笑了:“好,我服从博士的命令。”

  当天,毛泽东是在邓小平、黄华、乔冠华等陪同下接见基辛格的。1974年8月,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迫辞职,副总统福特继任总统,基辛格继续担任国务卿。基辛格此次来华的主要目的是为福特总统访华做准备。双方谈了整整100分钟。一个时期以来,毛泽东很少花这么长时间与外宾会谈了。

  会谈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毛泽东给基辛格写条子。在当时,福特访华能否成功?能否得到隆重的礼遇?特别是能不能见上毛泽东?美国朝野上下极为关心。所以,基辛格在会见时提出了这个令他担心的问题。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可是,基辛格还不放心,空口无凭,不好交账,于是要毛泽东为他写个字据。毛泽东笑了,几乎未加思索就拿起案头的笔,毫不犹豫地写了张条子,递给了他。

  9天后,即10月30日上午,邓小平正在与时任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会谈时,忽然接到通知:毛主席要立刻会见施密特。

  于是,中国驻德大使王殊陪同施密特很快来到毛泽东在中南海的寓所,邓小平的座车也跟着来到。毛泽东尽管身体很虚弱,行走困难,连坐下都需要有人扶着,但他仍同施密特等德国客人们一一握手。施密特精通英语,双方的谈话通过英语翻译进行,而且从一开始就充满友好的气氛。毛泽东谈话有些气喘,有时发音也很困难,但令施密特吃惊的是毛泽东精神集中,思路清晰。

  由于毛泽东说话困难,有时需要把他的意思先译成通俗易懂的中文,然后再译成英文。当翻译没听懂时,有时几个人便商量一下,或请毛泽东再重复一遍,如重复后仍然听不懂,毛泽东就把他的话写在事先准备好的小纸条上。为了便于表达和翻译,毛泽东特别注意讲短句,说话不用华丽的词藻,但谈话仍然诙谐幽默,大家毫不拘束,整个会见气氛十分欢快。有时毛泽东一句笑话、一个形象的比喻,还引起女士们的哄笑。会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施密特也没有想到自己是毛泽东会见的最后一位来自欧洲的客人。

  这一年深秋,特别是进入11月以后,毛泽东的病情再次出现反复。其主要症状是肺部感染、咳嗽,特别是尿量又一次出现了明显减少。他吞咽不畅和饮食的减少,无疑更加重了上述这些症状。这时,医生提出以加胃管的方法来加强营养,但是毛泽东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医疗组决定以静脉输入氨基酸来解决毛泽东体内养分不足的问题。很快,有关部门就从国外购进了多种氨基酸。经过医护人员的多方医治,大病初愈的毛泽东在入冬以后,身体已经开始康复。

  这年12月2日,毛泽东果然在中南海会见了来访的美国总统福特。福特率基辛格、布什等10名美国政要来访,邓小平、汪东兴等人迎接他们进入游泳池会客厅。

  双方就国际形势、中美关系等进行了广泛的交谈。当福特表示,中美两国为了共同利益而必须采取对应行动时,毛泽东以幽默的口气说:“我们能力不够,只能放空炮。就是骂娘,我们有点本钱。”毛泽东继续发挥他的幽默天性,对福特说:“你们的国务卿干涉我的‘内政’。他不要我去见上帝。上帝的命令他敢违抗啊!上帝请我,他说不让去。”

  这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虽然不稳定,但他精神不错。毛泽东与美国客人进行了长达110分钟的交谈。交谈时间之长、涉及内容之丰富,都超过1972年与尼克松的那次会谈。在谈到紧要处,毛泽东打着手势,笑得很开心。

  会见结束,当美国客人起身与毛泽东握手并道别时,毛泽东表示,他要送福特到外厅。在护士的搀扶下,毛泽东和福特走到外厅。基辛格说,他很高兴毛主席遵守他的“命令”,不去天堂。福特则说,他希望纠正一下基辛格的说法,这样毛主席就可以上天堂了。不过,他和基辛格都补充说,这件事不会很快进行,基辛格的“命令”继续有效。

  这年12月26日,82岁的毛泽东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生日。这一天,朝鲜、阿尔巴尼亚、越南、菲律宾等国友人送来了各自的礼品。其中,就有金日成送来的朝鲜的大苹果。苹果装在竹制的圆形果篮里,篮子的手把上缀着两条红色缎带,上面有金日成用朝文亲笔写的“祝毛泽东主席长寿”几个字。毛泽东见了老朋友送的礼物,自然高兴。他拿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端详片刻,然后对身边的人员说:“这苹果,留下两个,其他的你们分着吃吧。”

  这一天,毛泽东的家乡湖南送来了包装精致的长寿面,这种面一根的长度足有10米,长长的寿面盘成一个圆形放在盒子里,家乡人民还送来了礼花……一时间,游泳池热闹起来。除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平时很难有机会回家的李敏、李讷也回来为父亲祝寿。

  虽然是生日,毛泽东的餐桌上还是很简单,只是比平时多了几样菜。吃了一小碗长寿面,他还喝了胖头鱼汤,并高兴地说:“胖头鱼汤好香噢!”他坚持自己用勺舀汤喝,显得格外高兴。

  晚上10时,征得毛泽东同意后,陈长江等工作人员放起了礼花,五彩缤纷的礼花把天空照得绚丽多彩。此时,毛泽东半躺在床上,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向外望着那特意为他燃放的礼花。

  这年最后一天,即12月31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住处破例会见了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她的丈夫戴维。戴维与朱莉一样,都是总统的后代,他的爷爷艾森豪威尔是第34任美国总统,1953年当选美国总统并于1957年蝉联。他们带来了尼克松给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信。遗憾的是,周恩来已到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无法同他们见面。

  1972年尼克松在访华时曾表示,如果他连任,将在第二个任期内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尽管因“水门事件”尼克松被迫辞职,但毛泽东却不以为然,几次通过来访的外国要人传话,邀请尼克松访华。在尼克松不能立即动身访问中国的情况下,中国邀请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她的丈夫戴维先期访华,毛泽东还破天荒地接见了他们。

  当朱莉和戴维来到毛泽东面前时,82岁高龄的毛泽东在两位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费力地站起来。他独自站稳之后,同朱莉和戴维握手表示欢迎。时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和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主任黄镇等参加会见。这时,时钟敲响午夜12时,1976年元旦来临,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跨午夜会见”和“跨年度会见”。

  毛泽东看到戴维久久不愿把眼光从自己的脸上移开时,就笑着说:“你在看什么?”戴维答道:“我在看你的脸,您的前额很出色。”毛泽东笑了,说:“我生着一副大中华面孔。”他接着说:“中国人的脸,演戏最好,世界第一。中国人什么戏都演得,美国戏、苏联戏、法国戏。因为我们鼻子扁平。外国人就做不到,他们演不了中国戏。他们的鼻子太高了,演中国戏又不能把鼻子砍去一截。”毛泽东的话引得在场的人一阵笑声,拘谨的气氛开始消散。

  坐定后,毛泽东对朱莉说:“你坐的沙发就是4年前你父亲坐的那张。”朱莉拍了拍扶手,环顾了一下这张沙发,对毛泽东说:“主席,我想同戴维换换座位,这样,他就可以说也坐过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座位了。”毛泽东点了点头,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年轻人动作迅速地交换座位,爽朗地笑了起来。

  戴维和朱莉谈起了毛泽东重新发表的两首诗——《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这是他们在来中南海的路上听到的。戴维说:“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们看见很多人在听广播,在听您刚发表的两首诗。”毛泽东说:“那算不得什么,那是我1965年写成的。”

  戴维说:“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您首先是政治家,然后才是诗人。可是,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说,您首先是诗人。在延安时,您同她谈过诗。有一句话给她印象太深了。”30年前,毛泽东曾站在黄土高原上,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谁说我们这儿没有创造性的诗人?这儿就有一个。”

  戴维接着说:“您的诗有很多读者。但是相比之下,您的著作读者更多,因为您的著作印了几十亿册。”毛泽东说:“我的那些书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在里头写的没有什么教育意义。”

  戴维记起了尼克松的一句话,便说:“您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并改变了世界。”毛泽东谦逊地予以否认,说:“我没有那个能力,地球那么大,怎么改变得了?”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谈了一个钟头。乔冠华担心毛泽东太劳累,曾两次用手指轻轻敲打手表,提醒客人该告辞了。但是,谈兴正浓的毛泽东两次以手示意,让客人再谈一会儿。他把双臂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对朱莉说:“你父亲来时,我会等着他的。”毛泽东重复了他对尼克松的邀请。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