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新闻>> 深度报道

何挺降为副处提前退休 曾自曝妻子有这个爱好

2017-10-10 00:37    来源:政知圈    编辑:鲁石明

终于等来何挺的消息了。

今天(10月9日),官方通报,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何挺开除党籍处分,由监察部报国务院批准给予其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办理提前退休手续;收缴其违纪所得。

经查:

何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长期搞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

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公务接待,挥霍浪费公共财产,违规出入私人会所,频繁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办公用房和公务用车严重超标;

违反组织纪律,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

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

先后发言的人物

记者在2016年年初的一次会议上见到何挺。

当时是小组讨论,二三十名政法系统高官坐在京西宾馆的会议室,何挺和张越(对,就是河北落马的那个张越)分在同一个小组里。

张越在会上第一个发言,而且是主动发言的。

记得他是这么开场的:我先说一下吧,河北,张越。

这是政知君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见到张越。印象中他脸色发黑,神情自如。说了好长一段技术创新和队伍建设,但是乏善可陈。

与张越不同的是,何挺在小组会上一直沉默。直到被中央领导“点将”才开了口。

他就政法工作提出了一些看法,还透露自己的妻子喜欢网购,隔三岔五会买东西,他们家老跟快递打交道,借此提到要加强安全防护的问题。

都说张越口才好,不过在政知君看来,何挺的口才更胜一筹——不仅思路清晰、言之有物,而且表达流利、普通话纯正。

只是没想到,在那以后三个月,张越出事了;再过一年,何挺也以备受关注的方式“卸任”。

一起擒贼的同窗

张越和何挺曾经共事过,2003年张越从北京市公安局调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时,何挺是刑侦局局长。四年后,两人相继离开,张越到河北,何挺到甘肃。

与张越相比,何挺与另外一个人交情更不寻常。

那个人叫杨焕宁。

何挺与他是西南政法学院79级同学,毕业后双双进入公安部刑侦局工作。

西南政法学院(现为西南政法大学)前身是1950年成立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首任校长是刘伯承元帅。此后合并西南地区多所高校的法律院(系)成立西政。

这所院校被称为政法界的“黄埔军校”,培养出诸多高官和法学界响当当的人物,媒体也称之为“西政现象”。

如果没有出事,何挺和杨焕宁当然是“西政现象”里绕不开的案例。

何挺(左)与杨焕宁。

两人其实在求学时就有不寻常的表现。同班同学曾回忆,1981年12月,他与何挺和杨焕宁三名西政刑侦专业学生,听说一人的“钻石牌”表被抢,抢匪叫受害人拿钱去赎表后,三人擒拿劫匪并送到派出所。此举赢得当地警察的敬服。

两年后,21岁的何挺与26岁的杨焕宁从同班同学进而成为公安部的同事。

不过记者发现,这两名同学进步的节奏不太一样。

不过回头看看,也没太大关系。同样奋斗34年,杨焕宁终于从科员成为正部,继而成了副巡视员;何挺也从科员成为副部,最后成为提前退休的副调研员。

消失的校友

跟杨焕宁比起来,何挺与母校渊源更深。

2009年,西南政法大学举行全国首个刑侦本科专业创建三十周年庆祝大会。原定出席庆祝大会的杨焕宁,因国庆安保任务没能出席。他给老师和同学发来贺信,回忆了自己在西政4年的难忘时光。

已是副省级干部的何挺到场了,他曾在台上吐露心声:“感恩母校、感恩教育、感恩改革开放带来的福祉。”他还专门挥毫题词:“西政”魂牵梦绕的地方。

当时一篇题为《歌乐山“金凤凰”还巢谢恩》的文章记述了79级学子入校30周年庆典,其中还提到:“校友何挺一曲《少年壮志不言愁》让人荡气回肠。”

西南政法大学地处重庆。当时的青海省副省长何挺肯定没想到,三年后他会以另外一种身份重回故地。

2012年3月18日上午,到任重庆仅仅4天,何挺即到西南政法大学沙坪坝老校区,登门拜访4位老师。老师们对此并不觉得惊诧:“这是西政刑侦学生的传统,回重庆都是要看老师的。”

五年后的3月16日,何挺参加重庆全市禁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以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身份露面。

然后他消失了。

出事的厅局领导

6月9日,重庆市委一位领导接待了港澳媒体高层人士赴渝参访团。当时有媒体提问:“有传言何挺被查,简历从重庆官网撤下,能否确认何挺先生的情况?”

这位领导回应:“何挺的事需等待进一步信息。何挺是中管干部,我无可奉告。你们放心,会有进一步消息。”

一周后,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决定免去何挺的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职务;一个月后,媒体披露新任公安局长到岗。

  现在,确认何挺出事了。

他不是第一个出事的省级公安部门领导。不过如果记者没有记错,何挺应该是十八大以来出事的层级最高的第二名公安厅(局)长。

  之前一名同为副部级的落马公安局长是大名鼎鼎的“武爷”,贪贿金额超过5亿元。

十八大之前也有一个,同样出在重庆,那个人叫——王立军。

重庆市政府办公楼。

何挺当时是来重庆接替王立军的。一到重庆,最紧要的任务是肃清“薄王流毒”。据媒体报道,何挺针对前任遗留下的一系列问题进行诸多调整。如恢复部分派出所,建立警务室、优化交巡警平台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对薄王时期被处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复核。

遗憾的是,今年2月中央巡视组向重庆反馈“回头看”情况时说,“重庆认真解决清除‘薄、王’遗毒不够彻底。”

然后,孙政才落马了。再然后,重庆一下子又处理了两个副市长,除了何挺以外,还有沐华平。52岁的沐华平是江苏兴化人,去年5月份刚升任副市长。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